劳动者“维权”败诉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17-5-30 22:35:57 点击数:

佳公司成立,代表处注销。2015年9月,劳务派遣公司、朱玲及兴佳公司三方签署协议,终止彼此间的合同关系。同一天,朱玲与兴佳公司签订了期限为2015年10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的劳动合同。上述多份合同中,朱玲的工作地点没有变化,岗位都是“产品经理”,即代表兴佳公司与供应商接洽业务。

2016年4月28日,兴佳公司以朱玲“在本公司以外的商业行为已经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解除双方劳动合同。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7月,朱玲在上海设立一家贸易公司,股东为朱玲和她丈夫,法定代表人为朱玲。朱玲另有一家公司设在香港,原董事为朱玲,2015年5月变更为朱玲丈夫。朱玲承认,上海公司与兴佳公司在经营范围上部分重合。

经双方举证质证,法庭确认,从2014年起,朱玲以香港公司的名义向兴佳公司的供应商购买产品,要求该供应商向她指定的买家发货,等供应商完成生产和发货后,买家付款给朱玲的香港公司,朱玲再付款给供应商。

2015年,买家跳开朱玲直接向供应商采购,朱玲随即以质量问题为由扣押供应商货款。供应商在向兴佳公司反映时得知,原来兴佳公司对此并不知情,朱玲自设公司私自与兴佳公司供应商交易获利的行为就此败露。

在劳动仲裁和法庭审理中,朱玲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朱玲称,2014年她丈夫与供应商有过一次交易,她对此并不知情。而且她与兴佳公司于2015年10月才建立劳动关系,与这笔交易没有关系。兴佳公司同意支付延时加班工资及未休年休假工资,但坚决不同意支付赔偿金。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法官释案

承办法官顾正恺指出,本案双方对原告工作期间是否从事与被告有利益冲突的商业行为存在争议。被告提供的商业道德及行为准则明确规定员工在公司以外的雇佣关系及商业行为会导致潜在的利益冲突,将被解除雇佣关系。原告明知规章内容,却于工作期间设立与被告存在经营范围重合的上海公司,并以香港公司的名义向被告供应商采购商品。原告的上述行为既严重违反了规章制度的规定,也违背了劳动者应当遵循的诚实信用和忠诚义务,故被告据此解除双方的劳动合同并无不当。

司法观察

劳动者应履行忠实义务

我国劳动合同法明确规定了诚实信用的基本原则,其中不少条文的具体规定蕴含了劳动者忠实义务的内容。如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应当支付违约金;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约定保守商业秘密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应当支付违约金等等。

因此,劳动者的忠实义务既是道德要求,也是法律要求。

劳动者忠实义务可分为不作为义务和作为义务两类。

不作为义务包括:保密义务、竞业限制义务、不为伤害单位之言论和行为的义务、多重劳动关系限制义务。作为义务包括:服从义务、善意义务、服务期义务、告知义务、后合同义务。上文所引案例的劳动者,在履行劳动合同中都有损害用人单位权益的行为,违反了劳动者忠实义务中的不作为义务。

诉讼中,用人单位提前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是否违法,举证责任由用人单位承担。这是举证规则对劳动者的一种保护。但是,法律在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同时,也保护用人单位的合法权益。

上文四个案例中,劳动者要求用人单位赔偿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诉讼请求都被法院驳回。因为,涉案用人单位提供的证明自己提前解约合法的证据无可辩驳,相关劳动者存在严重违纪的事实不容置疑。

从涉案几位劳动者诉请赔偿的金额可知,他们在任职单位的收入都不低。这既是用人单位支付的劳动力对价,也是对他们所具能力的一种认可与评价。他们都是能人、聪明人。遗憾的是,他们都被自己的“聪明”所误,把合同当儿戏,视守约为迂腐。莫说难以立足职场,即便在生活中迟早也会碰壁。

 

上一篇:合伙人与合伙企业间能否成立劳动关系 下一篇:劳动关系赔偿责任的归责原则与举证责任分配